主页 > 书屋当下 >一生传奇,台湾第一位雕塑家黄土水 >

一生传奇,台湾第一位雕塑家黄土水

2020-06-14


他的一生只有短短的36载,却为台湾留下永远不朽的国宝艺术;身为台湾人,你一定要认识的艺术家。

黄土水(1895-1930),出生在台北艋舺祖师庙的后街(今日的万华),他出生的那一年,也是日本治台的第一年。

黄土水出生在一个贫寒的人家,「生食都不够,那有通曝乾」,他直到12岁才有机会进入公学校读书。老天却是如此捉弄人!也在这一年,黄土水的父亲去世,母亲只好带着他投靠同母异父的哥哥,他也因此转学到大稻埕公学校。

或许是老天的安排吧!大稻埕街上有许多佛雕店,而黄土水的哥哥是一位木匠,他因此耳濡目染,无形中对雕刻产生兴趣。家境清苦的黄土水,后来考取国语学校师範部,他在「美术」和「手工」的表现特别优异。毕业展览时校长看到黄土水自学创作的雕刻作品惊为天人!惜才的校长对他说:「你应该要去当艺术家,当老师太可惜了」。校长不只热心地帮黄土水写推荐函到东京美术学校,还帮他申请到奖学金,要他不用操心学费。

留日学习美术第一人

在校长推荐之下,黄土水1915年到日本美术最高殿堂深造,他是东京美术学校创校以来第一位台湾留学生,也是台湾留日学习美术第一人。好不容易得到宝贵的学习机会,黄土水几乎全神贯注在最爱的雕刻艺术之上。没有多余零用花费的他,三餐多以地瓜粥止饥,终于获得最佳成绩毕业。1920年他再考取该校研究科继续学习雕塑。

黄土水的才华很快受到肯定,同一年他以台湾原住民为创作题材的雕塑作品《山童吹笛》入选日本帝展,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入选日本帝展的台湾人!在殖民的年代,「一位台湾艺术家的作品能够入选帝展,比100场的街头演讲还要振奋人心!」黄土水入选帝展的消息轰动台日两地,当年他只有24岁。黄土水的才华不是偶然,之后连续三年,他以作品《甘露水》、《摆姿势的女人》和《郊外》接连入选日本帝展,他的作品里总是流露浓厚的台湾味。

一生传奇,台湾第一位雕塑家黄土水

黄土水:「出生在台湾」

黄土水有很强的使命感,他不以入选「日本帝展」自满,1922年他受邀在《东洋》杂誌写下〈出生在台湾〉一文,开头他写道「昔称人生七十古来稀,人类的寿命长不过七十左右」,「我自己不知道几岁的时候会离开世间,假定人死也有命的话,我也已经过了一半以上的寿命了。」他认为「雕刻家的重要使命在于创造出优良的作品,使目前人类的生活更加美化。即使完成一件能达成此重大任务的作品,也是不容易的事。」因此他只要一想到这点,就没办法像其他人一样抽菸、逛街,或是饮酒聊天到半夜,黄土水觉得「宝贵的时间,一刻都不能浪费!」

从早到晚,黄土水只想着雕刻,他手执铁鎚,不知道有几十万次或几千万次那样地拼命敲打着石材。一个人在异乡打拚,他感概地写道:「生在这个国家,便爱这个国家。」虽然艺术没有国境之别,在什幺地方都可以创作,但是黄土水始终还是最怀念自己出生的台湾。当时很多日本人觉得台湾是瘴疠蛮荒之地,黄土水特别向从来没有到过台湾的日本人说明,台湾是一个多幺美好的地方,是难得的宝岛!他特别介绍玉山和雪山的高峰峻岭,以及平原丘陵的清净河川,台湾茶园瓜圃翠绿长青,而绿色稻波蜿蜒如浪。黄土水说台湾是「南方宝库」,是「地上乐园」,连西方人都叹称台湾为「福尔摩沙」、「美丽之岛」。

创造属于「福尔摩沙」的艺术

黄土水感慨台湾人身处在美景丰富的地方,却忽视了美好的文化与生活。他认为台湾不能和中国传统雕刻一样,只有千篇一律的庙宇建筑,或是住家陈设;台湾的物质文明不断进步,精神层面却没有跟上。他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一起为台湾艺术努力,创造属于「福尔摩沙」的艺术。

黄土水就是这幺有使命感!他希望发扬台湾文化,希望台湾精神文明能够进步。

那时候的台湾连一位画家、美术家都没有,要大户人家拿出500块买画都嫌贵;他却豪气干云地说:「毫无疑问地,台湾一定会产生伟大的艺术家!」他大声地说:「这绝对不是我的幻梦」,一定会有艺术上「福尔摩沙时代」来临的这一天!

黄土水坚信「艺术可以不朽」,心繫台湾的他,觉得自己一定要为台湾留下作品。恰好故乡艋舺龙山寺委託他製作木雕像,黄土水出身艋舺,毫无悬念一口就答应。他要製作佛像前下足了功夫,最后特别选择「释迦出山」的故事。释迦在雪山面壁修行足足六年之久才出山,坚忍的毅力正也是黄土水一生奋斗的写照!这座《释迦出山像》看似沉静,却蕴含内敛的动态,释迦眼观鼻,鼻观口,看似有一股力量往下,但是释迦又将手往上举,这股向上的力量,给人宁静安定之感。可惜木雕像后来在二次大战空袭中炸毁,只留下依照石膏原模再翻铸的铜雕,现藏于国立台湾美术馆等地,已成为「台湾国宝」。

生命虽短暂,艺术却永恆

黄土水最出名的大作《水牛群像》,是他的呕心沥血之作。农业时代的台湾,任劳任怨、勤奋吃苦的水牛是最让台湾人感念的农耕帮手。黄土水对台湾水牛情有独锺,作品常以台湾水牛作为创作素材。他为此还真在家里养了一头水牛就近观察,捕捉神韵。黄土水日日夜夜地雕塑这件长555公分、宽250公分的浮雕鉅作,终于积劳成疾。

1930年的冬天,黄土水强忍腹部的剧痛,还是坚持一定要把《水牛群像》完成,才到医院就医。岂料这不是一般的肚子痛,病情已快速进展为严重的腹膜炎。腹膜炎夺走年轻艺术家的璀璨生命,黄土水的一生只有短短的36载,却为台湾留下永远不朽的国宝艺术。

一生传奇,台湾第一位雕塑家黄土水

《水牛群像》,成为黄土水一生的代表作,然而这幅鉅作却连展出都来不及。直到黄土水去世六年后,他的遗孀黄廖秋桂女士带回台湾致赠给台北公会堂,也就是今日的台北中山堂,世人才能一睹鉅作。

更让人遗憾的是,黄土水绝大多数的作品都在二战中消失,随着政权的再度转移,黄土水提倡「台湾文化」,强调刻苦打拚的台湾「水牛精神」不为败退来台的专制当局所喜,他的名字就此在台湾社会沉寂超过50年,台湾雕塑发展也受到戒严氛围箝制。他的《水牛群像》几十年长久的时间更被摆在中山堂幽暗的角落,一直到1983年石膏原作才由文建会依照原模複製,分别收藏在国立台湾美术馆、台北市立美术馆和高雄市立美术馆。

一生传奇,台湾第一位雕塑家黄土水

他的一生是台湾传奇

终于等到台湾解严,走向民主,「本土化」浪潮再度袭来,黄土水的名字和作品终于再度出土,他也被认定是台湾史上「第一位雕塑家」,《水牛群像》更在2009年由文化部公告登录为「台湾国宝」。

「若欲做牛,毋惊无犁通拖」,黄土水身处殖民年代,却充满台湾意识,他的一生就如同台湾水牛般勤奋认真,不只追求精神上的文明,更希望能够创造属于台湾的艺术,直到去世之前的最后一刻还兢兢业业地拿着铁鎚雕刻。

黄土水全心全意要留下优秀的作品,美化台湾人的生活。他曾说:「对我们艺术家而言,只要用血汗创作而成的作品还没有被完全毁灭之前,我们是不会死的。」

一直到今天,黄土水的作品已是「台湾国宝」,他的水牛更内化为属于台湾的文化图腾。他的一生是传奇,艺术不死,艺术家真的不死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