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之美专利 >《暴政》:耶鲁大学教授话be water同be friend >

《暴政》:耶鲁大学教授话be water同be friend

2020-06-10


《暴政》:耶鲁大学教授话be water同be friend

「818后,不分和勇」这句话,是我们盼望已久的宣言。当社运旷日持久,两个月来「不分化,不割蓆,不笃灰」的口号每日重覆,捉鬼行动却在另一边厢死而不僵,有一句温暖又团结人心的宣言是我们在这场社运里值得庆贺的事。一个口号,甚至一抹微笑,一次握手,一个问候都是在极权暴政下至关重要的个体行为,这是提摩希.史奈德(Timothy Snyder)在《暴政》(On Tyranny)一书提出的论点。另一个人的希望,可能就在你日常对他所释出的善意之中;另一个人的绝望,可能就在善意的缺乏当中越积越厚无法收拾。

《暴政》一书于今年5月由台湾联经出版社出版,比反送中行动早一个月,后来此书在网络爆红时,香港读者也许在水深火热的抗争氛围里,抽不出时间去阅读这部针对暴政的小书。这部书的繁中译本里有两个推荐序,分别是〈一本实用的民主防卫教战手册〉与〈提供给民主社会抵抗暴政的指南〉,如今看来可堪玩味,激进一点甚至可以对它全盘否定:因为香港如今是否民主,是否仍要採取防卫姿态,甚至这指南还有否参考价值,都得重新思考。

政治走得永远比理论快,七月读完这部书,想了许久该不该写。原本想将这篇文章命名为〈和理非教战手册〉,但不分和勇绝对是个更好策略。至于如何对抗暴政,这本书有两点是值得我们香港人参考的。


在恐惧的当刻,必须冷静

先简单概括一下这本书的背景,作者史奈德是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,由于担忧特朗普当选后的未来会越来越糟糕,他发了一则 Facebook post,鼓励广大美国群众如何守护民主,别让纳粹暴政重临,每个个体都可以坚守岗位,尽自己最大力量。几个月后,他将这篇帖文扩写成一部书,就是《暴政》。书中主要以德国纳粹比拟美国,因此引来不少批评声浪,同时此书缺乏系统条理,论点与论点之间也像一则Facebook「冷气军师」的想到甚幺写甚幺,还比较似本心灵鸡汤般的励志文集。

但是——最重要还是这个但是——这部书有它独特的参考价值,就算把它放到世界另一端,香港与台湾,这也是一部「实用的民主防卫教战手册」。在面临暴政这回事上,使用繁体中文字的地区显然算是一个前线。这部书本的独特之处是,它针对的是当今受过网络加速洗礼后的世界。在这篇文章里,我抽取书里一些适用于我们的段落来作对话。

史奈德写道,「现代暴政的本质就是恐惧管理(terror management)。发生恐怖攻击时,请记住,威权政府会利用这些事件来巩固其权力。利用突如其来的灾难终结权力制衡,解散反对党、终止言论自由、剥夺人民受公平审判的权利等等,都是希特勒式的老把戏。千万不要上当。」当人民恐惧日常里不知从何而来的暴力,当催泪弹无差别攻击而人民开始自我审查噤声,当医疗机构被恐怖分子渗透使得人心惶惶,香港的恐惧管理就这样披露而出。

至于要如何面对无所不在的极权呢,史奈德写「勇敢的意义,并非不会害怕或不会悲伤;而是在恐怖攻击的当下,在看似最艰难的时间点,立刻辨认出恐惧管理的手段,拒绝被它操弄。」因为「独裁暴政诞生于某些可以利用的紧急状态」,反送中事件里,我们如今可以做到辨认出恐惧管理,也可以用「剧本」一词猜测到某些不合理或惹人生疑的部署。

但是,这段话更重要的辞彙,其实是「当下」,而今资讯交换速度可堪超越人类大脑的承受能力,社会运动更涉入资讯战的範畴,洗版、假帐号、假消息可以在各社交平台出现。人最需要坚守的——尤其在看见一个有过千正评的帖文面前——要坚守的是独立思考,要坚守那个「当刻」,停一停谂一谂,面前呈现的每一件事,是不是只是暴政底下的Terror Management,有个隐藏的悲剧剧本。


于集体抗争时,坚持自己是个体

《暴政》一书非常鼓励群众上街争取权益,因为它原本的书写对象是特朗普当选后的美国人,如今以香港及台湾的目光看去,也许当选后的他也不尽然只带来坏事。在书中,史奈德提供了几行值得思考的短句,「我们必须能够自己决定何时现身参与、何时隐匿自身,才是拥有自由」、「我们可以利用社群媒体组织抗议活动,但若没有走上街头,就不会产生任何真正效果」、「望进你我的眼,彼此闲话家常。这不只是礼貌,而是每位公民与负责任社会成员的分内事」。

这几句话完全可以套用在香港框架里理解,第一句就是「be water」精神,抗争如水流动,敌进我退。倘若全城也是冷气军师与和理非,抗争效果实在存疑;但反过来说每天勇武而忘却be water,义士送头,等待我们的就是更可怕的恐惧管理。面对恐惧管理时,史奈德叫我们无论线上线下要be friendly,如果你看见朋友、同事或熟人时就先调头走或错开视线,恐惧就会从此滋生,白色恐怖一发不可收拾。我们要用友情来突破恐惧,别像极权那边三不五时就打家庭牌来情绪勒索。

从六月至今抗争者共同进退,有张有弛,写下了不同的抗争成绩,那都是《暴政》一书无法概括的内容,因为这次的抗争模式,是专属于香港人的历史。不过,《暴政》还是有一条论述主线可以作为这篇文章最后的提点:那就是人要捍卫自己的个体性。人作为独立个体,如何在对抗暴政的压迫时,又抑或是加入某个群体里(和或勇),也要记得不要把思考的权利交给别人,不要做神,那正是弃绝大台的精神。借用包曼《流动的现代性》里的比喻,许多许多枝小柱子绑在一起,也不会组合成一根巨柱,它们只是一个暂时集合体而已,随时解散重组。由于每个人维持流动,维持be water,维持独立批判思考,才能使运动至今保持弹性。

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,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抗争。昆德拉写极权暴政时,早已提出过这样一句宣言。而史奈德《暴政》的论述,就是在提醒我们,如同在连登破万正评的那个讨论串——答应我,此生别要遗忘我们现在所遭受的不义。面对暴政,我们作为个体,要在当刻认清恐惧管理,要在更遥远的以后,渴望自由的心,始终如一。
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