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之美专利 >你孤立无援,在你之外空无一物 >

你孤立无援,在你之外空无一物

2020-06-18


(注意:文章内容含有游戏剧情及内容描述)

你今天「还愿」了吗?,赤烛游戏公司继2017年《返校》之后,再次推出他们的新作《还愿》,有别于《返校》将主轴荣绕在白色恐怖之上,《还愿》这次以他们强大的叙事能力,讲述台湾民间信仰与家庭之间的故事。

故事背景架设在80年代的台湾,随着电视机的逐渐普及,三家无线电视台顺势将节目推陈出新,各种黄金八点档、选秀节目也就在这个时期迅速火红起来,也造就了《还愿》中主角一家的经历。

如果说,恐怖游戏的卖点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角有什幺在等着你,那赤烛的拿手好戏就在于它不但把惊吓指数推到高点,它还要娓娓诉说一段故事。这是赤烛一惯的风格,如何说出一个好的故事,一直是他们製作游戏的核心,也是将《还愿》变得细緻而真实的关键。然而不同的是,这次它还要把你的日常拉到游戏中,让你身历其境,把那些你毫不在意的事物,全部融入到游戏里,恐惧如果来自日常,那便是绵延无境的纠缠。

赤烛团队在这次的游戏发布前,结合各大社群网站,塑造一个真实存在于现实中的人物简晶菁,透过她的故事,将游戏带到日常,这一次,你不但可以亲自破译档案中的蛛丝马迹,你甚至可以亲临现场,找到这个故事真实存在的片段。当游戏变成真实,你敢玩吗?这也就是《还愿》一推出后,为何掀起一股热潮的原因,它把你的习以为常,化成你最害怕的东西,透过自己、杜先生以及胆大的实况主们,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
我常常会说,《咒怨》始终是我心里的阴影,因为它融入了一个元素,就是它死缠烂打都要在你的日常生活里,它的时空背景就是要架设在浴室、街道、大楼,这些日常生活的景色,好像下一秒它就会找上门来。《还愿》这次也用了类似手法,那个磨石子地板、跳进去你就等着皮开肉绽的浴缸、红色的铁门、木製的房门,甚至让人怀疑赤烛是不是偷拍自己家的装潢。

你孤立无援,在你之外空无一物

这种恐惧感有别于欧美鬼片专注于恶魔、天使、人类之间信仰的角力,甚至可以注意到所谓恶魔通常会有地域性,会寄宿在某物或是某屋之中,你不要碰它不要靠近屋子,它伤害你的机会似乎也稍微降低一点。它不是如《咒怨》般开地图炮,我经过你家门前就要领便当,搞的大家现在看到空屋都不敢多看一眼,况且华伦夫妇好歹可以靠说出恶魔的名字送它回家,不至于只有挨打的份。也就是这样,这种宇宙观里面,恶魔的存在并不是无解的,靠着坚定的信仰与强大的驱魔方法,恶魔是可以被打败的存在。

回过头来看台湾,若是观看台湾近期上映的《红衣小女孩》系列可以发现,就算魑魅魍魉可以在浅山丘陵地带作怪,似乎离人们生活的地方并不遥远,爱怎幺捉弄行人就怎幺捉弄行人,但你我都知道,在这个宇宙观中,妖魔的对立面始终有神明信仰的存在,只要寻求帮助,放下执念,这些山精鬼魅某种程度上也是拿平凡人没有办法。这代表了什幺意思?你终究不是孤立无援的。也就是这样,它正好反衬出《还愿》给人的无力感。从头到尾主角一家面对的始终都是无力的恐惧,杜先生寻求的援助以及整个社会结构对家庭、夫妇、小孩施加的压力,你越是挣扎只是陷的越深,你越是执着只是把毁灭的时钟往前拨快几分钟而已。

这就像是《咒怨》带给人们的恐惧,你是没有办法解套的。这也正是日本鬼片迷人的地方,这个宇宙观里面没有能帮助主角的事物,只要被鬼妈妈和白小弟缠上了,领便当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这就是无力感,也是人们恐惧的源头,差别只在于《还愿》的无力感是交织错综的,是立体包裹住主角家庭的,它来自于社会结构、性别角色被赋予的责任、经济压力,同时又包含了以爱之名衍生出的各种癫狂。

《还愿》的游戏英文名称是「Devotion」,意指奉献、真诚。这个字玩味的地方,在于它对人的意义,对人的尽心尽力。不管是杜先生、莉芳、还是美心,最最悲怅的,最终都是有情的人;而压垮一家人的,最终也是有情人。

或许广大玩家仰首期盼的是赤烛火速上架DLC(游戏附加内容,俗称下载包)「追杀何老师篇」,但何老师真正错的是她利用宗教敛财,以及运用非常可怕的民俗疗法,七天、浸泡、蛇酒。同样的,观落阴是真是假或许也不是那幺重要,因为不论是哪一个,它映照出的不过是杜先生的无能为力与自我救赎罢了。何老师也只是故作镇定,随便开药方,反正就是要敷衍过去,并不是有意要害死美心。而儘管杜先生在执行的过程有所动摇,但终究不是太大的波动,因为只要和何老师通完电话,他很快就又坚定立场,毅然决然相信慈孤观音的力量。

杜先生已经完全找不到出路,于是他紧紧抓住何老师的话不放,这样的执念最终是走不了回头路的。如果现在睁开了眼,那先前付出的、家庭的分崩离析会是什幺?如果相信的最终换来的是一场空,谁又能停下这台注定开往悲剧的列车?这就是《还愿》的恐惧来源,也是现代社会人们最害怕的事物──你孤立无援,在你之外空无一物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