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之美专利 >清算五四运动 >

清算五四运动

2020-07-21


清算五四运动

一九一七年一月,胡适发表〈文学改良刍议〉倡导白话文写作,在思想上直接导致两年之后,一九一九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。适逢今年是白话文运动百周年,是时候「清算」一下五四的遗害,正本清源,为时代解毒。

五四运动被视为近代一场启蒙运动,但由于急于求成,採取与华夏文化全面割裂的反传统方式进行,加上文化研究为当时政治服务,最明显的例子是提倡白话文的胡适,他为政治运动背书写成所谓的名着《白话文学史》。

钱穆先生是经历五四一代惨痛教训的学者,其《中国历代政治得失》讲述,就是针对五四盲目反传统的通病,他说:「满清是推翻了,不过连我们中国的全部历史文化也同样推翻了。」这是因为当时人们误认为数千年国史乃黑暗专制之延续,对清朝的痛恨,转为对所有传统文化的不满。影响所及,华夏文化根源切断,思想空前混乱,共产主义乘虚入侵,就在如此背景之下。

此外,五四反传统的留毒遗祸,从白话文的矫情幼稚表现可见。白话文的普及始于五四,由于五四的政治革命性,让五四一代的某些作家,长期被不合理地提高到典範的水平。余光中〈白而不化的白话文〉开始就已总结写道:「半个世纪以来,盘踞在教科书、散文选、新文学史,被容易满足的人奉为经典之作模拟之文,一讚而再讚的,是二十年代几篇未尽成熟,甚或颇为青涩的少作。」最明显的例子是朱自清,他的〈匆匆〉与〈荷塘月色〉,矫情造作,语句冗赘,难以卒读。 然而,香港与台湾都长期选入中学课本。

五四发展下来的白话文,在二十年代,鲁迅、周作人等,因其旧学根柢深厚,转化之后写出来的白话文,许多今天读来,仍然可观,至于周作人更将五四盛行的小品文,从传统中追根认祖,接上晚明小品。取法乎上,让周氏散文水準,在五四一代作家中堪称最高。

周作人古今融会的文学创作,在五四时代是一个异数,到了三十年代,白话文的西化污染日益严重,这跟当时政治有关,也因文人浅薄。

余氏之文继续写道:「二十年代的作家去古不远,中文根柢仍厚,西化只在皮毛,到了三十年代,像何其芳笔下的西化,就已经危及句法,语法,和思考方式了。另一恶性西化的显例是艾青。」

他一针见血指出优良中文的基本:「现成的词彙不用,硬要绕圈子成文」,余氏之文,写于一九八三年,可是他列举艾青的句例,我怎幺感到非常眼熟?啊!是了,今日香港左胶文青也是流行这种绕圈子的行文造句!例如「日常口语用得较多」要写成「较多地採用现代的日常用语」。又例如「浪抛了自己的才能」要写成「对自己的才能作了无益的消耗。」因此可以大胆肯定地说:五四浅薄反传统的时代通病,一直遗害至今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